您的位置:行业新闻

当代画家的艺术价值该如何与收藏市场接轨?--余梦

2013-1-6

    在千万画家群体当中,当自己的作品日趋成熟,自成一体系并受到业内的认可后,该如何从收藏市场中脱颖而出?这个问题可能很少画家去思量!

      如果只停留在出出画册,开开画展、入中美协、参加一些笔会等活动,是远远不够的!出画册能告诉人们你会画画,并且画的是什么风格的画;开画展说明你是一个画的有点成绩,并有信心面对业内人士的点评,希望在学术上获的进一步的认可;出版一些书是希望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能让更多业内的朋友认识自己的作品风格与定位;入中美协是希望得到学术界最高认可;参加笔会是希望自己劳动的成果能够换回等价回报。

     前面的几种做法基本上停留在业内的宣传上,业内懂画的和会画画的人是不会去花钱买画的,如果欣赏或认可某人的画,多数的做法是互相交换收藏,根本不会掏钱买画。那么会掏钱买画的又是谁呢?就是那些似懂非懂的企业家或中产阶级,他们大多没有太多的艺术品味与艺术修养,这些人有钱,但比你和我都明白,该怎么做能够挣到钱,如果是拿来收藏或搞关系用,都必须要有所回报才行,否则是不会买画的。他是生意人,生意人首先考虑的是该如何收益?哪些画家的作品是肯定能让他有所回报的?要有回报的第一先决条件就是:作品必须是能够流通的,是有市场价值的,(市场的参考值是指各大拍卖行的汇总数据),他会去追寻与发现哪些画家的作品是在市面上流通的,从这些数据库里他可以分析哪些画家成长性很不错,未来的发展趋势非常良好,该在谁身上投资将来是必定有回报的。以确定他未来是能够在市场上变现的。如果是作为送礼用,那就必须要送知名度高的,因为知名不够高,领导都没有听说过,你花了钱可能领导也不买账,那么他达不到自己的送礼目的。而领导在工作能力上确实不错,但不是每一个领导都会欣赏艺术或懂艺术价值,合适他的作品只有一种:就是知名度高的就行,至于真与假,自己也不好意思点评,先收下再说!至于企业家多数是没有什么能力来识别这些名人的作品到底是不是真迹,反正自己觉得对眼,价钱满意,就买了送,把事办了再说!所以市场上的赝品铺天盖地照样有人掏钱买!买的人有的明知道是赝品也买,这属不地道,欺负领导不识真假。有的就真的不懂真假,就糊里糊涂买糊里糊涂送,过几年企业就糊里糊涂被整顿,原因就是领导知道是赝品而不高兴了。

     从上面来分析:作品成熟的画家要想在收藏市场混个脸熟,并混出名最有效的做法就是不断的连续拍卖,拿出自己最优秀的作品出来建立原始数据库,通过若干年上百幅的连续拍卖,就一定可以在真正的藏家面前混个脸熟,混出知名度,那时,别人就送钱上门排队买你的画了。如果画家到了该做市场规划的时候而不去做将会一个什么结果呢?我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例子:卢牙子——又叫王建华,今年七十多岁了,是老一辈画家当中画的相当不错的画家,很多画家都熟悉他,因为不懂或不重视市场运作,以为自己只要把画画好就可以了。其他的事就没有过多的去考虑,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拍卖行去拍自己的画,结果给学生钻了空子,拿着临摹老师的作品,落上老师的款,在全国各大拍卖行进行无底价上拍,而卢牙子的画真品需要二万元每平尺,因为没有真品的价格,拍卖行也没有见过真品,就把学生拿来的当真品了,结果上拍量到目前为止高达98幅,总成交额才6万元,成交比率47.56%。经王老师鉴定,没有一幅是真品,最大的问题是:各大拍卖行的鉴定师无法知道这98件拍品的真伪性,因为没有真品作参考,所以无法判断真伪,价格也无法知晓,未来仍然会按数据库里得到的资讯来定价,他的市场行情就这样被砸下来了,如果未来有一天,当王老师真的把真品拿出来拍卖,也许,按真品的价钱市场就根本不会认,因为在价格上那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哦。画家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想想真的心都要碎了,到这个局面要想扭转乾坤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所以,作品已经成熟的画家一定要把眼光放远,不能盯住眼前,否则吃亏的不是别人,一定是画家本人和后代,因为没有市场参考数据,留给家人的作品,要想变现就更加困难,原因很简单,现在是资讯时代,一日千里,是同频率的,不是以前信息落后的那个年代,要画家百年后,过几十年才被市场认可,接受。当代的画家,活着能成名就成名了,活着不能成名的,以后就更不可能了,现在的画家真正画的好的也许很年轻就成名了,那是因为资讯同步。比如:任重和李蒸蒸两位优秀的年轻画家,都才三十多岁,任重的上拍量已经高达1203件,李蒸蒸上拍量281件,这里面已经大多数是赝品,知名度越高仿品就越多,拍卖行又不认识这些画家,怎么知道哪些是真品哪些是赝品,只有从原始数据库或官方网站里调来参考后才来鉴定,所以原始数据库对画家来说是多么重要。有的画家说我要等六十岁以后再把作品拿出来,太晚了,画家决不是说一亮相就可以出名的,什么大气晚成,等死了才出名的,时间消逝的很快,等不得,没有时间可以让我们浪费,优秀的画家应该活着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创造无限的价值来。